0533-4681999 郵箱:[email protected]

礦用救生艙:沒有國標應否強制推廣

時間:2012-04-23 點擊:
礦用救生艙:沒有國標應否強制推廣
湖南省耒陽市三都鎮茄莉沖新井煤礦發生透水事故至今已一個星期,被困人員還未全部升井。人們關心,會有奇跡發生嗎?
提起礦難中的“奇跡”,不少人還記得2010年8月的智利銅礦礦難中的救生艙。當時,智利礦工就是在救生艙里避難獲救,被稱為“一個國家的勝利”。此后,國家安監總局負責人在多個場合強調,要加強救生艙為代表的緊急避險系統建設。
按照安監總局2010年的規定,到2013年6月底前,所有煤礦都要完成井下安全避險系統的建設完善工作,逾期未完成的礦井,將責令其停產整頓。移動救生艙和固定避難硐室是緊急避險系統的核心。
三年限期已進入倒計時。然而,目前市場上100余家救生艙企業中,獲得國家礦用安全標示(以下簡稱“安標”)的,至今只有20多家。全國1.3萬多處礦井,目前已經建成或正在建設避險系統的礦井為3801處。(來源: 中青在線-中國青年報)
救生艙的奇跡故事,將如何往下演繹?  
目前尚無國家標準
目前市面上的救生艙,大多稱為“井下救生艙”、“礦用救生艙”或“可移動型救生艙”,大多以金屬制成,由于井口空間有限,這類救生艙大多以60厘米~120厘米為一段,分段運到井下再組裝,組裝完成之后,看起來像一節火車車廂。
北京科技大學從事救生艙研究的汪聲博士表示,礦井一旦發生事故,礦井下很可能停風停電,礦工所在位置距離井口動輒幾公里,甚至十幾公里,依靠隨身攜帶的自救器只能維持30~45分鐘的呼吸,幾乎不可能到達井口升井,井下救生艙或避難硐室,能為事故后無法及時撤離的礦工提供一個安全的密閉空間,通過通信設備向外主動傳遞井下信息,引導外界救援。
按照這個目標,救生艙不僅要結實、密閉,還要保證經得起爆炸、能夠保溫除濕、保證通信,更重要的是,救生艙要能夠跟著礦工向前掘進的速度移動,確保一旦發生礦難,礦工能馬上躲避。
北京科技大學教授金龍哲曾就此反復實驗:將4個受試者關進救生艙的實驗艙體,艙內溫度會迅速上升,濕度也增加,過了8個小時,人就汗流浹背,頂棚全部有水珠,濕熱問題很難解決;此外,艙門關閉超過6個小時,艙內的一氧化碳就將超標,人在里面會有危險;井下可能發生瓦斯爆炸,但救生艙的焊接難以承受爆炸高壓,最好固定在不太容易爆炸的區域。
北京一家從事儀表研發的企業負責人表示,他們與長期從事密閉空間研究的部門合作,密閉空間和通信問題不難解決,從2010年年底起轉而研發救生艙時發現,最難攻克的是整體移動。
在井下,礦工的掘進面不斷前進,重達數噸的鐵“車廂”也要隨之跟進。井下的路面不像地面上平整的馬路,坑洼不平,給“車廂”安上輪子并不現實。美國的可移動救生艙上,有些帶有滑撬,但中國目前還沒有這種設計。
這家企業生產的可移動救生艙,采用分體移動方式:每一次移動,都要把整體救生艙拆成若干截,再分別把每一截向前運輸到礦工附近,重新組裝。“每分開一次,人力、物力、財力的耗費都很巨大,其實不太實際。”這位負責人坦言。
國際上不乏研制救生艙的國家。2009年8月發表的一篇專業論文,介紹了美國避險設施發展的情況。
文中寫道:作為一個煤炭生產大國,美國煤礦井下常常利用水泥砌塊砌筑避難隔離墻,把防火、阻燃的隔風障厚布或塑料隔屏吊掛、結扎在頂板和巷幫上,形成隔離空間,供事故后遇困的礦工避險,等待救援。這種傳統的井下避險方式持續使用了一個多世紀。2006年,全美煤礦死亡人數達47人,為1995年以來的最高記錄,2007年,全美煤礦死亡人數仍有33人。2008年年初,美國國家職業安全與健康研究所( NIOSH) 提交給美國國會的一份報告指出,落后的井下避難方式已經不足以在發生井下事故之后保護遇困礦工的生命。研發、生產煤礦使用的避難艙是保證煤礦工人生命安全、實現煤炭業良好安全記錄的一項重要工作。據此,美國國會要求美國礦山安全與健康監察局( MSHA) 在2008年年末制訂出煤礦避難艙的規范。文章中還介紹了3家主要的救生艙生產企業如何研發并解決難題。
目前,中國的救生艙生產還沒有國家標準。對較難攻克的技術難關,行業內也沒有公認的標準辦法。一位技術人員表示,上述種種實驗,都是生產廠家根據國家不同部門一些籠統的規定,“自由發揮”的。
       
救生艙創造的救援奇跡
普通國人知道救生艙這個詞,大多是從2010年開始的。
2010年8月,智利圣何塞銅礦發生礦難。搶險進行17天后,一張寫著“我們33個人都在避難所里,我們還活著”的紙條,從地下688米深處被傳了出來。10月13日,這33名礦工陸續升井,持續了69天的搶險結束。智利舉國歡騰,這場礦難援救奇跡,被稱為“一個國家的勝利”。
智利礦工們的避難所,一個類似于膠囊、被命名為“鳳凰”號的救生艙,也隨后被送至上海世博會智利館展出。中國觀眾看著這個不起眼的甚至微微生銹的鐵家伙,往往會問一個問題,“為什么智利有的東西,我國卻沒有?”
就在智利礦工升井后的第三天,2010年10月16日,河南平禹煤電公司發生瓦斯事故,10月19日搶險結束,37人遇難。這更加深了人們此前的疑惑。
在河南搶險現場,時任國家安監總局局長的駱琳多次強調,要加快井下救生艙、避險硐室等先進裝備的強制推行,并限期完成。
事實上,早在智利礦難之前的7月27日,國務院就下發《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強企業安全生產工作的通知》(23號文件),明確要求2013年前,所有煤礦都要安裝避險設施。逾期未完成的礦井,將責令其停產整頓。
很難分清,政策的強硬和智利的故事,哪個對國內救生艙市場發展的刺激更大。但國內救生艙市場,正是從2010年起迅速發展起來:
2010年年底至2011年年初,不斷有企業和礦井宣稱攻克了救生艙研發難題,從河南到山西再到山東,涌現了多個“中國首臺”救生艙。
進入救生艙研發生產的企業背景各異,有些是生產儀器儀表的,有些是生產礦業用具的,還有些原來從事房地產開發、民營醫院、通信設備甚至文化產業的企業,也投身進來。
救生艙的售賣方法不一樣。有些廠家按型號和堅固程度來定價,不同的鋼梁密度和設計,價格不同;有些廠家按照救生艙可承載的人數來售價,“能裝6個人的120萬元,每多一個人,多20萬元”。大多數救生艙的價格,在100萬~300萬元。
2011年4月,山東礦機宣稱生產救生艙,在其公告中宣布:建設期1年,建成并投產后,測算年增銷售收入29200萬元,正常年利潤總額為5865萬元。
2011年年中,從事救生艙生產研發的企業不過幾十家,2012年年初,中國青年報記者采訪北京一家展覽公司負責井下安全系統銷售的經理常成,得知當時市場上有近200家企業從事井下救生艙研發生產。
常成也表示,2012年年初時,獲得安標的只有6家企業。沒有取得安標的企業怎么解釋、推銷產品?一家山東的企業銷售人員告訴本報記者,自家的產品“絕對可靠”,“材料已經申報上去了,正在評審”。遼寧一家公司則表示,“市場上有安標認證的很少,我們主要靠預售,也就是先簽意向合同,等我們安標下來了,客戶可定向購買。”還有一個推銷者解釋說,獲得安標認證很麻煩,“因為每一個零件都要認證,所以很慢、很難。”
效果不明,應否強制推行
對效果不明、耗資不菲、強制推行的井下救生艙,一些煤礦并不熱情。
河南一家國有大礦的礦工告訴本報記者,在智利礦難中井下救生艙的確大顯身手,但此后發生在美國的兩起礦難中,井下救生艙都沒有發揮作用。救生艙從理論上來說,可以隨著采煤面的掘進不斷推進,但在實際中幾乎沒法執行。在一些空間不大的采掘面,笨重龐大的艙體,還可能擋住井下的通風和逃生通道。
長期從事救生艙科研的金龍哲還發現,即使購買了井下救生艙設備的礦井,也沒有使用積極性,更多地將其作為擺設。“我已經講了20多期,受眾都是救護隊長、安監處長以上的領導,即使這些一線的高層人員,也都對救生艙的使用方法一知半解,礦工們就更不明白了。”
耒陽煤礦透水事故后,國家安監總局在其網站上公布稱,湖南耒陽礦難多發。當地一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當地礦多為小煤礦,產值有限,“幾年就挖完了”,根本沒有動力購買造價不菲的井下救生艙。
近半年,救生艙市場也發生了變化。常成告訴本報記者,目前生產救生艙的企業有140余家,獲得安標認證的有20多家。“有些企業看市場不行,就退出了。”
山東博水泵業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他們從2010年9月起研發救生艙,目前已經“攻克了所有技術難關”,“整體移動沒問題”,目前已通過安標真人實驗認證,正在等待發證階段。“在我理解中,救生艙就像是船上配備的救生艇,是國家規定的標配,不管有多大作用,有用沒用,都應該配上。”
如今,距離安監總局提出的建成完善井下安全避險系統的期限僅剩不到一年的時間。本報記者獲悉,在保障安全的“六大系統”建設中,包括監測監控系統、井下人員定位系統、礦井壓風自救系統、礦井供水施救系統和礦井通信聯絡系統在內的五大系統進展順利,目前已在全部國有重點煤礦和85%的地方國有及鄉鎮煤礦建成。然而“六大系統”中的避險系統的建設進展緩慢。
安監總局近日強調,強制推行的限期不會變。
快乐10分开奖查询